大连人被罚83万,创赛会制新纪录!罚款,还是俱乐部会玩

北京时间1月11日,针对超甲附加赛首回合大连人和成都蓉城一役赛后,大连人围堵、殴打裁判的违纪行为,中国足协开出了最近2年以来一张罕见的罚单,大连人球员、官员及俱乐部总计被罚款83万。这张罚单的罚金金额,超过了2020赛季女超联赛上海女足和武汉女足的冲突,但相比俱乐部的内部罚单的罚金金额,又是小巫见大巫。

赛会制以来,罚金最高的罚单

自从2020赛季,因为大环境的原因,所有国内赛事以赛会制进行以来,中国足协的罚单数量和重罚程度,相比此前的赛季明显减少和“减弱”。整个2020赛季的中超,几乎没有发生针对裁判的恶劣行为,王小平的名字也很少出现。

2020赛季最让外界轰动的罚单出现在女足赛场,上海女足和武汉女足的比赛中,双方爆发群殴事件,最终导致多名官员、球员被罚下。足协开出的罚单中,对于2家女足俱乐部各罚款20万,同时通报批评,上海女足官员王钦清被禁赛15个月、外援卡米拉被禁赛10场,总计罚金超过70万。

今年6月的中乙联赛,延边龙鼎和四川民足的群殴,也让足协开出了重磅罚单,总计罚款47万,5名球员被禁赛8场-1年不等。

2020赛季女超联赛和2021赛季中乙的群殴事件,虽然罚金数量巨大,不过和大连人的8人(球员、俱乐部官员)中招相比,女超、中乙的群殴事件涉及人员众多,但影响远不如中超,而加上大连人俱乐部本身被通报批评以及罚款20万,总计罚款金额达到了83万。

这是最近2年,所有比赛都是赛会制进行的情况下,中国足协开出的单笔罚金数额最大的一张罚单。

罚单数量猛增,足协早“有言在先”

虽然2020赛季,中国足协公布的罚单寥寥无几,但中超并非没有出现恶劣事件,比如国安和泰山的比赛赛后,由于不满当值裁判和VAR的判罚,出现了泰山球员、官员围堵裁判、甚至进入VAR裁判工作间讨说法的一幕。也传出足协要对山东泰山进行处罚,但最终还是没有见到“红头文件”。

2021赛季之前,由于部分权限下放给中职联(职业联盟),因此对赛场的违纪行为,中国足协重新严格管理,并且屡屡重拳出击。相比于2020赛季没有几张罚单,2021赛季,中国足协针对三级男子职业联赛则频频开出罚单。赛季刚开始,深圳队就因为违反防控规定,领到这个赛季的首张罚单,虽然只有通报批评没有罚金,但深圳队内部则对违反规定人员开出了50万的罚单。

2021赛季中超第一阶段,中国足协就开出了12张罚单,此外中甲、中乙,甚至全运会赛场,都有球队中招,而且处罚力度也如赛季开始前,足协(含中职联)对外表态的那样,要严惩违纪行为。

罚款,还是俱乐部更猛

足协罚单的最可怕之处还是禁赛,但在罚金方面,停赛1年最多也只会罚款20万,因此在罚金方面,这些罚单无法给足协提供更多的“收入”。相比足协在罚金方面的谨慎,中超球队,尤其是此前的金元足球时代,在球员享受高薪的情况下,俱乐部则是毫不手软。

金元足球曾经的“带头大哥”广州队,就是这方面的翘楚。备战2020赛季的过程中,归化球员费南多因为未按照要求归队,惹怒了主帅卡纳瓦罗,广州队以自身的“三九”规定重罚费南多300万。只是相比费南多的800万欧元税后年薪,300万人民币的罚款只是九牛一毛。

而卡纳瓦罗担任广州队主帅期间,多次和俱乐部“隔空叫板”,不过恒大集团都是用其他方式“施压”,两次让卡纳瓦罗和俱乐部握手言和。如今费南多、卡纳瓦罗等人纷纷与广州队解约而去,中超未来很长时间内恐怕不会见到如此重磅金额的罚单,毕竟金元足球已经“退潮”,球员的薪资待遇直线下滑,重磅罚单不合时宜。

当然,以罚单金额吸引眼球,也是广州队引领的潮流,2012赛季,广州队曾经的功勋外援孔卡,被换下场后拒绝与时任主帅李章洙握手,并且踢飞矿泉水瓶,被罚款100万,同时遭遇队内禁赛。只是在亚冠小组出线严峻的局面面前,队内禁赛的处罚没有执行完毕,提前“复出”的孔卡帮助首次打进亚冠的广州队闯入淘汰赛。

有了广州队的队规,以及各种重磅罚单做榜样,随后数年的中超,在金元足球的浪潮中,俱乐部的重磅罚单屡见不鲜。只是如今金元足球已经成为往事,不少俱乐部还存在欠薪的情况下,动辄百万罚金的罚单暂也时“失踪”。

足协这次对大连人开出总计83万罚金的罚单,也是因为大连人的行为过于激烈,有着“杀鸡儆猴”的用意。赛会制不是“法外之地”,同时也可以看出附加赛的残酷程度,2场比赛就决定一支球队的命运。

(扎库米)